zy999

邪恶仙境

jdsven:

 


阿圭罗/梅西


 


 


皮主席的神奇经历


梗:虎扑以前月经贴,如果阿圭罗去了巴萨


不要在意细节!比如战术兼不兼容,比如逻辑什么的!


 


 


 


 


 


    去训练到底是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呢?皮克的答案是肯定的,在他深爱的这片土地上,在他深爱的俱乐部中,和他的多年好友,当然也包括年轻的新伙伴,和他们一起训练,他们可以在间隙中扯点淡,他们可以胡闹一番,把其他的抛之脑后,只记得那一刻的开怀大笑。


    一直以来,皮克都是享受这种生活的,也都是抱着轻松愉悦的心情走进更衣室,迈上训练场的。


    直到这个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早晨,杰拉德·皮克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多年好友身边的那个人,手上的水瓶摇摇欲坠,好在和他一起走进来的苏亚雷斯眼疾手快托了一把,乌拉圭人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被定住的队友:“怎么了?发什么呆?”


    皮克却没有一点反应,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苏亚雷斯顺着他目光看过去——


     梅西和阿圭罗凑在一起,阿圭罗说了什么,逗得梅西仰头笑了起来,阿圭罗无比自然地环着对方,两个人笑得恣意开心。


    苏亚雷斯更加疑惑了,皮克显然不会是因为这个露出被雷劈到表情,他又环视了一周,然后恍然大悟:“啊!确实,我也觉得不太合适……”


    皮克终于有了反应,他喃喃道:“岂止是不太合适……”


    “是啊,”苏亚雷斯附和,“这有点太短了,伊万虽然比较适合短发,但这么短就不太好看了。”


    皮克转头看着苏亚雷斯,后者被他过分诡异的目光看的一激灵,居然结巴上了,“怎、怎么了?”


    苏亚雷斯只感受得到皮克幽幽的目光,却不知道皮克心里的翻江倒海,他本以为苏亚雷斯会和他一起呆愣当场,或者干脆尖叫,但现在看来,只有他自己知道,看到巴萨的训练场上,在里奥·梅西的身边,出现了另一个本该在曼彻斯特的阿根廷人时的震惊。


    皮克想大吼发生了什么,毕竟阿圭罗身上穿的,的的确确就是巴萨的训练服,而且据他所知俱乐部可没有交换生这一说,那这是什么?这发生了什么?转会窗口什么时候破例开启了,巴萨什么时候签下的阿圭罗?他还没睡醒吗?


    他定定地看着苏亚雷斯,对方在胡乱的挥着手,大概是在叫谁过来。但皮克却想着,他早上起来时,太阳明明还挂在东方啊。


 


    “他到底怎么了,路易斯?”


    “我也不知道,今天一进训练场他就跟看到美杜莎一样,一动不动。”


    梅西摸了摸下巴,太诡异了,早上苏亚雷斯慌慌忙忙地叫他和阿圭罗过去,他还以为皮克出了什么大事,结果他们两人跑过去之后皮克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怪叫一声就跑了,然后一个人蹲到一旁,居然掏出手机玩上了,而且他们一要过去皮克就像要被怎么样了似的,最后三个人只好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对方发疯,皮克一边看手机,一边还要抬头看看梅西这边,这堪称奇异的场面直到教练到来才停下来。


    现在,皮克则像自闭儿童一样,默不作声地训练。


    这实在太奇怪了!梅西想,还会有比这更奇怪的场面吗?现在简直像是他突然变成了凶神恶鬼,呲着獠牙要吃掉自己的好朋友一样。


    看出了他的担心和忧虑,阿圭罗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一如既往,他从其中看到了他所需要的一切,阿圭罗咧开嘴角,露出一个闪耀的笑容,他也笑了,他们交换了一个拥抱,阿圭罗把吻印在了他的耳边。


 


    皮克在后面被口水呛到了。


 


 


    他大概是被人盗梦了,皮克最后下了这样一个结论,刚刚的搜索显示,压根没有什么特殊转会,阿圭罗早就是巴萨球员,他没去过马竞,没去过曼城,直接就从独立转会到巴萨,一直到现在。搜到这个结果的皮克彻底懵逼了,他看着阿圭罗穿着红蓝队服的图片,深陷震惊之中久久无法作出反应。


     直到训练开始,皮克也没恢复过来,其实只是多了一个球员,一切还是都像以前一样……屁!根本不一样,比如梅西和阿圭罗两个人就像罩着什么奇怪的玻璃罩,虽然梅西时不时一脸担心的回头让他稍稍欣慰一点,但拜托!你们俩干嘛对视一眼就抱一起了啊!这他妈什么恶心吧拉的邪恶梦啊!快点让他醒过来好不好!


    皮克不是不知道里奥和阿圭罗关系非常亲密,没人不知道,但是,是这样的吗?就这么,就这么……


    皮克一时之间感到有流泪的冲动。


 


    训练结束后的更衣室少有的寂静,皮克呆坐着,所有人都掐着嗓子说话,像是怕惊扰到突然忧郁的他。


    梅西这时候和阿圭罗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他们和其他队友面面相觑,在眼神中传递消息,阿圭罗夸张的瞪大眼睛,意思很明显——他还没恢复正常啊?有人回给他一个无奈的表情。确实,皮克这失魂落魄的模样怎么都不正常。安慰性的拍了一下里奥的屁股,阿圭罗走上前去,坐到皮克身边,一把搂住对方,开口询问道——他也确实有点担心了,毕竟这么多年,皮克还从来没这样过。


    “怎么了,杰拉德?”他等了几秒,看对方还是没回过神,放低了声音,“你知道,有什么你都可以和我们说的。”


    梅西这时也走了过来,“是我的问题吗,杰拉德?我不知道……你今天看着我好像我……”他没有再说下去,皮克抬头看着自己的好朋友,里奥总是如此,让人没法不心软,何况现在看来,出问题的确实是他,这一切都太光怪陆离,不管是盗梦空间还是穿越时空,都超出他能想象到的最不可思议,这一切又如此真实,就像阿圭罗揽着他的肩膀,可以想象,在这里他们是共事多年的好朋友,其实,似乎这些没那么让人难以接受,没什么大的改变,他们没有缺少谁,还是那个巴萨,但皮克知道并非如此,他已经回忆起早上起来时路上建筑物微妙陌生感,就像蝴蝶效应一样,阿圭罗出现在这里,带来的影响或许在某方面只是细微,但很可能他再上网搜搜,就会发现西班牙首相公开出柜了什么的……


    皮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蝴蝶效应啊,说不定他多出几个兄弟姐妹,说不定肯尼迪没被枪杀……


    “杰拉德……”


    梅西彻底无奈了,皮克这抽风看来真是挺严重的,阿圭罗在那边晃他的肩膀都叫不回来他的魂儿,队友们一个个无奈地先行离开,在大家看来,皮克虽然行为堪称鬼魅,但大致还是在可出现范围内的。阿圭罗也起身拉过梅西的手往里走,他们还满身是汗呢,还是先洗澡再解决少年皮克的烦恼吧。


    这时候皮克开口了,“里奥,”他的蓝眼睛一眨不眨,梅西突然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要有大事发生,他几乎听到了电影里面那种关键时刻的紧张配乐。


     皮克深吸了一口气,“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什么?!”法布雷加斯很清楚的记得今天不是愚人节,而且要是恶作剧的话,里奥的演技简直就是突飞猛进了,“他是不是自己在家把脑袋给摔了?”


    “我和阿坤检查了,他全身上下肉眼可见的地方没半点伤口……”


    “他是不是——”


    “如果他是在恶作剧的话,他已经被我们打了一顿了,可还是非常坚定。”


    “……”法布雷加斯无话可说了,“你们去医院了吗?”


    “当然去了,他健康得可以去跟公牛搏斗!”阿圭罗的声音传来,法布雷加斯看到屏幕里插进一只手,梅西自然的接过马黛茶,喝了起来,这时屏幕一花,阿圭罗接手了视频,“你不知道他都说了多少疯话!他不记得我和里奥在一起就算了,他还坚信自己老婆是夏奇拉,他不知道西班牙首相出柜的事,他觉得我在英超踢球,觉得里奥有三个儿子,他不知道你在阿森纳,他说你在切尔西!他怎么说的来着?…啊,他说你是从巴萨转会到阿森纳,然后又回到巴萨,最后去了切尔西。”


    法布雷加斯刚刚听梅西说了个大概,又听阿圭罗一顿劈头盖脸,终于接受了皮克疯了的事实。


    “他说他穿越了,不然就是我们都是他的梦。”梅西的脸挤进来,他和阿圭罗贴得严丝合缝,早些年法布雷加斯看这个画面还会感到不适,现在他早就习惯了,他抓了抓头发,“那怎么办?我现在也没有时间赶过去,他肯定还是撞到头了,不然就是你们都被他骗了,怎么不把他抓过来,让我戳穿他!”


    阿圭罗乐了,“塞斯克,他知道自己还是单身汉的时候,那个震惊的表情你没看到,夏奇拉不是他老婆让他大受打击,我看他都快哭了。”


 


    皮克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电视上放着新闻。今天他问里奥和阿圭罗什么时候在一起只是一时冲动——那暧昧得气氛他想歪是合理的嘛!话说出口后,他这么为自己的冲动找了借口。


    但紧接着梅西歪头一脸疑惑的开口:“啊?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你不记得了?”


    皮克:“???”


    紧接着皮克的行为在梅西和阿圭罗眼里就是完全的发疯,他一下子插到两个人之间,摁住了梅西的肩膀,“安东内拉呢?蒂亚戈呢?”


    他的表情实在有点狰狞,梅西急忙先回答了问题,“安东内拉很好啊,前年我还参加她的婚礼了,蒂亚戈是谁?”他艰难从皮克旁边探出脑袋去看阿圭罗,结果看到对方张着嘴一脸傻样。真是指望不上,梅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接着他们三个几乎吵成一团,皮克喊着马拉多纳呢!阿圭罗你和马拉多纳的纠葛呢!阿圭罗回喊那都多久的事啦!我和里奥要是没那些事也不会了解彼此的心意!皮克尖叫了,心意个屁!里奥你怎么会喜欢他的!梅西想说点什么,但完全盖不过这俩人的嗓门,他只好也扯着嗓子:我不是和你说了,我第一面就很喜欢阿坤!


    阿圭罗立刻放弃了和皮克的战局,转头托起梅西的下巴狠狠的亲了一口。


 


    回忆到这儿皮克的头更疼了,一米九的巴萨后卫伤心的把自己整个人缩到沙发里,他说这屋子哪里不对,没有他和夏奇拉的照片,没有孩子的照片,这里他是可怜巴巴的单身汉。


    他怎么会是单身汉的?


    他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可怕的事情等着自己,阿圭罗变成巴萨的人会带来这么多影响吗?不,皮克否定了,蝴蝶的翅膀并不是在这一节点震颤的,恐怕是很往前发生了什么,让这个世界变得一乱糟,但他现在不想操心那些,他只想一切恢复正常,他都被翅膀扇掉了老婆孩子,还有什么更糟的?


    皮克伤心的翻着手机,他有很多未读消息,但他真的提不起兴致在这里维系好友关系。


    “好了,塞尔吉奥,就算你再刷屏杰拉德也不会出来的。”


    皮克愣了一下,这个最新消息来自于巴萨皇马的群组,但备注却是费尔南多,哪个费尔南多?他点了进去。


    托雷斯身穿白色球衣的头像彻底闪瞎了他的眼睛。


    皮克把手机扔了,他彻底明白了,这应该是世界末日降临前他产生的幻觉。


 


 


    “昨天你一直都没搭理塞尔吉奥,他跟疯了一样在群里刷屏你没看到吗?”阿尔巴在更衣室提了一嘴,可皮克还是没反应,这是又失恋了还是怎样?


    皮克神游一样冒出来一句,“还有什么比托雷斯是皇马前锋更可怕呢……”


    “你突然说什么呢?这都多少年了,你防他不还是挺有成效的嘛。”


    “他怎么可能为皇马效力呢。”


    阿尔巴迷惑了,“他是根正苗红皇马青训——”


    “好了!那那个谁呢,克里斯蒂亚诺呢?”皮克昨天把手机摔了,决定放弃继续探究这里,但听了阿尔巴这几句他还是没忍住好奇心,难不成克里斯蒂亚诺干脆转行了?


    “哪个克里斯蒂亚诺?阿森纳的那个吗?”


    “ok,打住。”


 


 


    晚上阿圭罗和梅西敲开了皮克的门,对方今天虽然正常了不少,但还是可以说的上是“沉默寡言”,明显不是平时的模样。


    “要不要给塞斯克打个电话?”他们三个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梅西这么提议道。


    皮克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一样,硬生生把自己窝成一团,看着可怜巴巴的,梅西忍不住轻笑出声,“好吧,杰拉德,塞斯克大概明天晚上过来,到时候你们面谈吧。”


    皮克微微瞪大眼睛,说实话,他和塞斯克有一段没联系了,在到这里之前,真的有好一段时间了,“他还在阿森纳……”


    “对啊,怎么了?还觉得他应该在切尔西?”


    一瞬间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冲刷着皮克的心脏,“他过得很好……”


    梅西和阿圭罗交换了眼神,他们从昨晚讨论到今晚,虽然皮克的话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但他的神态和表现,还有颇具逻辑的“原来的世界”,都让人心里打鼓,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平行世界呢,梅西这么说,最后阿圭罗也妥协了,姑且就顺着这个逻辑吧,他想。


    “嘿,杰拉德,没错,塞斯克很好。”阿圭罗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接下来该说点啥?


    他看向梅西想让对方接过话头,却发现对方瞪着他。怎么了?他无辜的眨了眨眼,对方一脸恨的牙痒痒的表情,伸手揪了揪他的胡子,凑过来对他耳语:“你再摸你那该死的胡子,混蛋,你……”


    阿圭罗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伸手拽过梅西,也凑到对方耳边,刚想说什么,可嘴唇一擦到对方耳廓,也不知道是起了坏心思,还是下意识的,忍不住就轻轻的啃咬几下,梅西抖了一下,要拉开距离,阿圭罗赶紧搂紧他:“你联想能力也太强了,小笨蛋,再这么下去我是不是要叫你小色鬼,啊不,老色鬼了?都多少天了,你还念念不忘,我们之前也不是没玩过刮——”


    梅西一肘子怼开了阿圭罗,他刚刚一瞟发现皮克一直愣愣的看着他俩,天哪,他真是被这人带着越来越离谱了,在好友家,当着好友的面,还是最近表现出创伤的好友面前就闹上了。


    梅西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杰拉德,我和阿坤相信你说的。”


    阿圭罗正襟危坐,“确实,说不定你的那些记忆是哪个平行世界的穿越过来的呢,嗯,很有可能。”


    皮克摇头,“不,不是它穿越到我的脑子里,是我穿越到这个身体里……也许是吧,我也混乱了,我本来很确信,但我现在真的不确定了。”


    他蓝眼睛里是货真价实的迷茫,梅西给了他一个拥抱,皮克回抱住对方,他抱紧自己的好友,无视掉眯起眼睛的阿圭罗,“里奥,这太真实了,不过你没有改变,我们没有改变……你很快乐,塞斯克也很快乐,”他把脸埋到对方肩膀里,“我想我能接受,我会慢慢接受的。”


 


    皮克放开了好友,抬头看着对方,“塞斯克明晚来,是吗?”


    梅西微笑着,眼睛里是皮克熟悉的笑意,“当然。”


    “那我们得准备一顿大餐等着他。”


 


 


    皮克醒来时梅西正拿着手机对着他拍照,大概是他的表情很蠢还是什么的,对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杰拉德,我都不知道你睡觉可以流这么多口水。”


    “什么嘛,我——”他赶紧擦了擦嘴角,转头却发现在他坐在大巴车里,“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苏亚雷斯站在过道上,“我和里奥在这儿叫你半天了,你睡得跟死猪一样。”


    “快走吧,”里奥拉起他,“就剩我们了。”


    皮克呆滞的被拽着起身往前走,“阿坤呢?”


    梅西没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他一眼,眉头快挑到天上了,“阿坤?他在曼彻斯特啊,你是做什么梦了啊?”


    苏亚雷斯在后面笑出了声,“他这个梦做得可真够远的。”


 



流氓

jdsven:

陆昱晟/张万霖




脑子里废料太多写了一点点


lof实在是太敏感了,心塞




https://m.weibo.cn/6511576119/4225082564008435











潮汐来临

jdsven:

马柯/周凯


电影英雄本色2018




 


写了一篇流水账脑洞……


 


 


 


 


  马柯愣在了原地。


  一切还都是因为周凯的宝贝弟弟,周超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孩子,惹人疼的乖弟弟,周凯也是真的疼他,可周凯今天才知道,再听话的弟弟,也是有叛逆期的。


  周凯也不是没有十几岁的少年时期,当初他也是没事儿照照镜子,把自己打扮得不迷死万千少女不休。不过后来,一是没那个闲心,二是你像个公孔雀开屏似的往那儿一坐谈生意,就算招不来警察也有点惹人注目,大忌啊。周凯这人,干一行爱一行,时间一久,他也就越来越糙,什么时候想起来再去一趟发廊,不然就随便剪剪,他也不管自己头上顶的是狗窝还是鸟巢,干净就行了呗。


有那么一天周凯坐在发廊看着旁边的小哥给人推头,灵光一闪,开口就问人家卖不卖推子。


  “啊?咋着啊哥,你要把头发推了啊?”


  “对啊,我想买个自己打理不是还方便点么。”


  “哥,咱人长这么帅,能珍惜珍惜么,”发廊小哥表情蛋疼,“你说你每次什么造型不做我就很心痛了,你还要拿推子自己推,咱这正值风华正茂,天天留一板寸也不是要去当兵呢,干啥啊。”


  最后发廊小哥以一句你这是与美为敌,与人类为敌把周凯的话堵了回去,虽然他觉得人家是怕以后没了他的生意,而且每次给他推荐的那些潮流尖端发型,周凯实在是欣赏不了。


  一直坚持十块剪短的周凯万万想不到他有一天就这么被自己老弟坑了。


  “哥,你说难得回来还给我开家长会,非要穿的比咱爸还复古么,”周超的小脸一皱,“这才几个月啊,我怎么感觉你越来越向上世纪的画风靠近了,我还跟同学说你比明星还帅呢,你这不是打我脸嘛。”


  周凯听到前半句本来还想说嘿你小子怎么跟你哥说话呢,听到后半句话就憋回去了,弟弟和同学夸他,周凯飘飘然,胸脯拍得啪啪响,等着。


  周凯特意找了个真潮流尖端的理发店,反正他不缺票子,怎么说不花个三头五百的,都对不起他弟弟的那句我哥帅过刘德华,周超不放心的跟在身边,听到他这句话,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哥,我可没说刘德华,刘德华……你是不是还想剪一个富城头啊。


那厢周凯瞪大了眼睛,哎,这主意不错啊——


你给我打住,周超炸毛了,转头看向一旁双眼发亮快变身皮卡丘的美女,“姐姐,你给我哥设计个发型吧,他常年外宿偏远山区,完全丧失了一个青年的审美。”


“去,”周凯先给了弟弟一下,转头看捂嘴笑个不停的美女,面色立刻温柔起来,“我弟弟就是嘴上没谱,以前也没见他这样,现在看来是欠打了。”


他顿了一下,和对方那发亮的眼神一对上,美女脸一红,目光就有点闪躲,周凯笑得更开了:“我的审美可是很好的。”


说完,他便请对方来帮他打理那一头乱毛,同时揶揄的冲周超笑了笑,周超不爽的看着美女不但没变身成皮卡丘,反而被自己老哥电得手脚发麻的样子,狠狠的在心里切了一声。


把人家电得手脚发麻,也不怕一会儿手抖把你剪成秃子,周超腹诽,可转念一想,说不定他哥还会更喜欢秃子的发型呢,顿时郁闷了。


美女姐姐的手法和审美都不是盖的,而且还附带一个刮脸,周超看也就是没那个设备,不然没准都能附带一个全身spa出来。


不过,他哥这样,还真的是帅过明星。周超咧嘴一笑,颇为自豪给了自己哥一个拥抱,周凯正对着镜子皱眉呢,就被这么一抱,周超仰脸冲他笑得烂漫,“哥,你这样真的太帅了。”


“不是,我之前就那么不堪入目么?”周凯假模假样的质问,下一秒也忍不住笑着回抱。


“哎这哥俩这基因是真好啊,你说是不是?”一旁的小哥看着这一幕不禁感叹,半天没得到回应,只见着一店之花拿着刚刚给人家擦脸的毛巾直冒小花花,顿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周超后来又拉着他买了几件衣服,周凯凭着这金光闪闪的崭新形象,成功闪瞎一众家长学生。


生活上给弟弟赚了面子,工作上却有点麻烦。


来找哈哥的周凯凶狠的瞪了一眼才让门口高度近视的朋友重新认出他,那一声抑扬顿挫的凯哥让周凯以为自己是拿硫酸洗了脸。


马柯当时喝得有点多,正坐吧台摇摇晃晃要摸人家美女的小手,那边听到一声凄怆悲凉的凯哥,还有点破音,吓得酒醒了一半,手忙脚乱的冲过去,看到熟悉的身板依旧挺拔的立在那儿,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他头晕脑胀的叫着凯哥,凯哥,那个身影转身过来看他。


马柯愣了,他那醒了一半的酒似乎又回来了,还变本加厉的,冲得他眼前发虚——


这谁啊,这小白脸谁啊,这小白脸还真挺帅的,这小白脸有点黑啊,这……凯哥你怎么,你要转行了啊?他顿时委屈了,你转行居然都不和我说一声!他一下子扑到对方怀里,当明星我不行啊,我唱歌跑调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嘟嘟囔囔还真掉了几滴猫眼泪,周凯哭笑不得,只能说了句,“你还知道自己跑调。”


哈哥也别找了,看这一个两个夸张的反应,周凯估计对方也得问他是不是不干了打算转行,他拉着醉鬼出了门才想起来,嘿,他把这人拽出来是干嘛呢,估计有美女在里面找不到人都急了,可拽都拽出来了,还能再塞回去么,而且,周凯感受自己腰上这好像被猩猩圈住了般的力道,叹了口气,这一腔热血迎头上能把天捅破的疯劲儿,喝多了也不见半分弱。


他耳根子被这地界儿摧残的嗡嗡作响,随手打了辆车,报了个市区的酒店。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属于这灯红酒绿,属于这漫漫黑夜,可有时候他又对此厌烦得难以容忍哪怕一秒。其实有谁会真的喜欢这一切呢,有人说,谁还不是为了那几个钱儿。


对啊,谁还不是为了那几个钱儿。他扶着马柯把对方扔到床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干干净净的脸,其实周凯觉得吧,他要是平时勤着把胡茬刮了,都不用什么发型,他有多帅他自己还不知道么,是吧,自恋着他忍不住笑了。


“还是买把推子吧。”他踱步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马柯跟前,自言自语道。而且马柯这头发也有点长,先推了他的练练手吧,周凯这么想着。


没想到床上躺着的人下一秒一把抓住周凯的手腕,大着舌头吼了声:“不行!”


我靠,还有心灵感应啊?周凯懵了,马柯瞪着眼睛,比黑猫警长还像铜铃,他寻思就剃个头不用这么夸张吧,不知道这小子视头发如命啊。


周凯伸手想把这螃蟹钳从他手腕上扒下来,可却真是却钳越紧,他终于不得不软下口气,看着铜铃,问道:“怎么啦?”


马柯比刚才还委屈,眼圈通红,“凯哥,当明星真的不行,我真的不行。”


“……”合着还醉着呢。周凯又无奈又窝心,“我没要当明星,也不会把你扔下去转行。”


他这个好弟弟,什么都听他的,就是太粘人,曾经他以为周超小时候百米冲刺一扑在他的怀里撒娇算是粘人,后来他才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嗲外更有嗲,跟马柯这个502比起来,谁都只能算是不粘胶,小意思。


果然,马柯听了他这话,松了钳,却一把将他拉到了身上,周凯怕压到他,岔开腿撑在上面,马柯却硬是拽着他,把他拽到怀里,两人的身体实打实的贴在一起。


周凯感受到颈边深重带着水汽的呼吸,叹息着安慰道,“你还不信我么。”


下一秒天旋地转,周凯被反身压到床上,马柯抬起脸,眼角有点湿润,他说我信,凯哥,我当然信你。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周凯却伸手,蹭过他的眼角,一点一点,周凯的手秀气得不像他们这行的,不,应该说周凯哪里都不像这行的,特别是现在来看,没了乱七八糟的发型和胡茬,他本就漂亮的那双眼睛,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抓住那双手,亲吻,又紧紧握住,压在床上,十指相扣。凯哥,他轻轻的唤,看着那双眼睛,他嘴唇一动,三个字溜出嘴边。话一出口,他和周凯俱是一愣,他忙把头埋到对方脖颈,手上开始办正事,想把刚刚的话掩饰过去。周凯倒也配合,喘息一声重过一声,马柯越发意乱情迷,心里却不免有点酸涩,直到后来他在周凯体内冲撞,看着对方水润的眼睛,只道胡乱落下痴迷的吻,他想,这就够了。


几天后,马柯郁卒的看着镜子里惨不忍睹半秃不秃二愣子,幽幽的目光看得周凯想笑又不敢笑,最后他还是噗的一声破功了,痛快的笑了一阵,他凑过去抚摩马柯手感不佳的头发,“还是挺帅的。”他仔细的端详对方的脸,这样说道,然后对着那委屈巴巴又要说什么的嘴啵了一口。














我发现人越饥渴难耐越写不出肉,我本来真的只想写肉,但最后毛也没写出来……